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安部司,1951年生于日本福冈县。熊本県有机农业研究会JAS判定員,取得4项国家专利。

山口大学文理学部化学科毕业后,进入综合商社食品课工作,作为食品添加物的销售,业绩优秀。一天在自家的饭桌上看到了自己开发的肉丸,意识到不想给自己的孩子吃自己开发的产品,毅然辞职。

2005年出版了『食品在背面 – 每个人都喜欢的食品添加剂』,畅销7000万本。每年在日本举办150次左右的演讲活动。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我要创立全国第一的添加剂公司

这是30年前的事情了。

我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食品添加剂公司。工作是向食品加工集团、地方食品加工厂及个体商店等客户推销添加剂。

刚进公司的我首先看到的是添加剂的化学名称:亚硝酸钠、山梨酸钾、甘油脂肪酸酯……

我在大学是学化学的,但还是感到些许惊讶:那些东西竟被用在我们吃进嘴里的食品上。

而初次见到食品加工现场时则更为惊愕,添加剂的效果了不起了!

浅褐色干瘪了的萝卜,如果在添加剂里泡一晚的话,就会变成漂亮的黄澄澄的萝卜咸菜。咬起来咯吱咯吱,口感也好,谁都会觉得味道不错。而且由于使用了添加剂,比起以前的咸菜来盐分更低。这样对身体也有好处,我发自内心地佩服。简直是“魔法粉末”!

我觉得遇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

好,我要加倍努力,创立全国第一的添加剂公司。

某个面馆的手擀面颇受好评,老板的目标是开设多家连锁店。

但是,做手擀面的技能要经过常年练习培养出来。即便将擀面技法传授给在厨房工作多年的人,他也根本无法达到老板自己的水平。

“和面的时候加进面筋粉的话,就很容易做出筋道顺滑的面条。然后,再加进这个和这个,会更加容易。”我登场了。

说完,我又提议使用乳化剂、磷酸盐等数种添加剂。

实际上,用了这些添加剂,手艺就没有用武之地了。随便谁都能轻松做出筋道的面条。

我还提出了汤的简便做法。“在店里做会来不及。如果在工厂大量生产桶装汤的话,那样会比较快捷而且便宜。”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于是,我开始开发类似那家面馆味道的汤。我用化学调味料(属于“呈味剂”类,具有增强鲜味的调味功能)、酸味剂等添加剂,压低了原料价格,最后将其装入加仑桶以便于运输。

“把这种汤稀释十倍,就可以用了。”

老板非常高兴。本来,做手擀面都是用脚踩和面,加上发酵,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但由于添加剂的存在,这项工作就变得很轻松,而汤也可以直接从桶里取出兑水稀释就行了。

而后,这样制作面条不用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可进行批量生产。老板接连开了第二家、第三家店铺,我也很高兴。

我经常说“添加剂不需要手艺人”,没有技术也一样可以做出具有一定水平的东西。

但是,这对手艺人来说,就等同于出卖了他们的灵魂。在合理化的背后,失去了多少重要的东西啊。

而当时的我丝毫没有考虑过这些。不仅如此,我还意气风发地想要通过添加剂来创造新的饮食文化。

我是公司里的首席销售员,销售业绩也直线上升。像是在玩倍倍增游戏一样,我工作得十分愉快。

添加剂交货的时候,买方有时会问:“我们想制作这种商品,你们能帮我们开发吗?”于是咸菜、零食、汉堡包、饮料、方便面……我们几乎开发了所有种类的商品。而且商品大受欢迎。

总经理不仅热泪盈眶地感谢我,竟然还说要为我造一座铜像,这实在让我感到不好意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被人叫做“添加剂活词典”、“食品添加剂之神”,当地的食品加工业者、手艺人都说“有事找安部”。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那晚,我彻夜未眠

“长期储存、外表美观、味道鲜美、成本下降。”

这些都是食品添加剂的功劳。不需要烦琐的流程和精湛的技术,就能够很简单地做出质量不错的产品。

但是有利必有弊。弊端就是食品添加剂的毒性对人体的危害,还有更加恐怖的是,添加剂会破坏我们的饮食文化–时间积累的传统工艺被抛弃,赝品的味道被认为是真品。人们,特别是失去真实味觉的儿童,会认为食物得来轻易,而不知对自然万物和他人劳动心存感恩与珍惜。

但那只不过是纸上谈兵,我没有把它们当作现实问题考虑过。不仅如此,我还认为添加剂是世上不可缺少的东西,把自己当成为制造商和手艺人解除烦恼的“救世主”,甚至还自负地认为自己为食品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直到那么一天,发生了一件可以说是我人生转折点的事。

那天是我女儿的三岁生日。我早早就结束工作回家。

餐桌上摆满了妻子准备的饭菜。其中,有一个盘子装着肉丸,上面插着可爱的米老鼠牙签。我随手拿起一个扔进嘴里,顿时僵住了。

那不是别的,正是我开发的肉丸。

我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买来的吗?xx生产的吗?袋子给我看看。”

没错。的确是我自己开发的商品,只是因为上面插着米老鼠牙签,又浇上了妻子做的汤汁,所以竟疏忽得没有一下子看出来。

“这种肉丸很便宜,所以经常买,一端出这个来,孩子们就会抢。”

我抬头一看,女儿、儿子都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那种肉丸。

“等、等、等等!”我慌忙用两只手捂住了盛着肉丸的盘子。家里人都愣住了。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那种肉丸作为超市的特卖商品,是一个制造商委托我们开发的。

那个制造商采购了大量便宜的肉碎。肉碎就是从牛骨头上剔下来的几乎不能称之为肉的那部分,一般用来制作宠物饲料。

这些肉碎既不能做成肉馅,又没有什么味道,可确实是牛肉,而且很便宜。于是他来找我商量,看看用这些肉碎能做什么。

这些肉黏糊糊的,水分多,又没味道,根本不能吃。怎么样才能把它变成能够吃的东西呢?

首先,加进一些不能下蛋的鸡的肉馅,以增加分量。养殖的鸡有蛋鸡、有肉鸡。肉鸡主要是吃肉的,而蛋鸡主要是吃它下的蛋。蛋鸡和肉鸡的肉差别很大,价格也不一样。而且这里用的是已经不能再下蛋的鸡的肉,价格就更便宜了。

接着加进一种叫做组织状大豆蛋白的东西,以便制作出柔软的感觉。这种大豆蛋白也叫做“人造肉”,现在还被用于制作便宜的汉堡。

这样,总算有了一定的基础。但是,仅仅这样还是没有什么味道,于是我便使用了大量的牛肉浓汁、化学调味料等来增加味道。同时为了使口感嫩滑,还加入了猪油、加工淀粉等。

另外,还加进了黏着剂、乳化剂等。由于是使用机器进行大批量生产,所以作业起来也容易了许多。

为了使颜色好看,我还使用了着色剂;为了延长保质期,使用了防腐剂、pH调整剂;为了防止退色,使用了抗氧化剂。

这样,肉丸就基本上做好了。

整个制作过程大概使用了二三十种添加剂,真可称得上是“添加剂堆”了。

我开发的这种肉丸,一盒的售价不到100日元(约合人民币6.8元)。价钱之所以定得这么低,是因为成本才二三十日元。

产品一上市,立刻大受欢迎,得到了小孩子和家庭主妇的喜爱。

那个制造商仅靠这一种商品的利润就盖起了一座大楼。

“爸爸,为什么那种肉丸不能吃?”

“总之这个不能吃,不许吃!”

我取走盘子,一边做着不成解释的解释,一边陷入深深的自责。

在黏糊糊的肉碎里哗啦哗啦地加进添加剂做出来的肉丸,我的孩子却在开心地吃着。三聚磷酸钠、甘油脂肪酸酯、磷酸钙、红色3号、红色102号、山梨酸、焦糖色素……孩子们津津有味地吃着这些东西。

那时我才清楚地认识到,我根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吃这种肉丸。

原来,我只认为自己是“生产方”、“销售方”,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也是“买方”!

那晚,我彻夜未眠。我开始怀疑起自己“毕生的事业”了。

第二天,我辞去了工作。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普通主妇Q女士的一天

Q女士(38岁)有一个3岁的孩子,午饭只有她一个人吃,除午饭外,她都尽量自己动手做饭,而且还注意营养的搭配。

但是,看了下文大家就会明白,对于添加剂她完全没有概念。

早饭:米饭、味噌汤、腌萝卜、烤鱼、明太鱼子、鱼糕。早餐有鱼、有蔬菜,似乎是很“健康”的饮食。然而,在这看似健康的早餐中,所含的添加剂数量却令人咋舌。

首先是味噌汤。Q女士偏爱使用方便汤包,只要直接倒出来加热就可以了,不需要自己熬制。这种味噌汤含有数种添加剂。至于明太鱼子和鱼糕,它们是大量使用添加剂的食品。

这样算来,Q女士早餐时所摄取的添加剂,少说也有30种。

午饭:太卷寿司。寿司里有炒鸡蛋、鱼肉松、黄瓜、腌萝卜、虾、鱼糕等,很丰富。这种寿司价格较贵,其中所使用的添加剂,也多得惊人,合计应该使用了30种以上的添加剂。大家需要注意的是,添加剂的数量会随着内容种类的增加而增加。

原材料:醋饭、炒鸡蛋、油炸豆腐、鱼肉松、虾、腌萝卜、黄瓜、金枪鱼、鱼糕、海苔、食用醋、砂糖。

添加剂:调味料(氨基酸等)、山梨酸钾、甜菊糖、甘草、酸味剂、乳化剂、山梨糖醇、甘氨酸、pH调整剂、多聚赖氨酸、果胶化合物、鱼精蛋白、抗氧化剂、消泡剂、凝固剂、裙带菜提出物、增稠多糖类、红色3号、红色106号、胭脂红、焦糖色素、红曲色素、栀子色素。

晚饭是丈夫和孩子都非常喜欢的咖喱饭和沙拉。

咖哩米饭(固体咖喱块)

原材料:牛脂、猪脂、小麦粉、淀粉、食用盐、咖喱粉、蔬菜末(葱、洋葱、胡萝卜、番茄、土豆)、畜肉提取物、脱脂奶粉。

添加剂:调味料(氨基酸等)、乳化剂、酸味剂、抗氧化剂、着色剂(焦糖色素、辣椒红)、香料。

调味酱

原材料:植物油、酱油、酿造醋、洋葱、砂糖。

添加剂:调味料(氨基酸等)、酸味剂、乳化剂、增稠多糖类、甜菊糖、pH调整剂、香料。

Q女士一天会摄取多少种添加剂呢?三餐合计至少有60多种。

什么都不想就买,什么都不想就吃,是件很恐怖的事。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四个人中有三个人支持食品添加剂

这里有一个有关饮食安全意识的调查。该调查以177名15岁以上的人为对象,设定了以下四种消费类型,询问参与者“你觉得自己符合哪种类型”。请读者也考虑一下,对号入座。

1﹒积极型消费者

认为“饮食与农业”是生命之源,安全的东西,稍微贵点也买,有虫子也无所谓。另外,尽量参加援农等活动。

2﹒健康志向型消费者

为了家人的健康和饮食安全,注意饮食生活,经常去菜场买菜等。

3﹒不关心型消费者

每天很忙,虽知饮食很重要,但只要能吃到便宜、好吃的东西就满足了。

4﹒分裂型消费者

虽然注意饮食的安全性及家人的健康,但没有采取什么特别举措。

怎么样,你属于哪一种呢?

下面是参与者的回答情况。

1﹒积极型消费者—→5.5%

2﹒健康志向型消费者—→16.6%

3﹒不关心型消费者—→23.0%

4﹒分裂型消费者—→52.4%

通过这次调查我们得知,为了饮食安全肯出稍高价格的“积极型消费者”和“健康志向型消费者”加起来只占22.1%;而虽然注意饮食安全,却无特别举措的“分裂型消费者”占了一半以上。

也就是说,半数以上的人在有关饮食安全的意识和行动上不一致。确实,虽然知道农药、添加剂对身体不好,但消费者最终还是会选择便宜、省事的产品。

这种“分裂型消费者”,加上本来对食品安全就不感兴趣的“不关心型消费者”,数量达到了75.4%。

也就是说,大约四个人中就有三个消费者支持农药和添加剂。

既然现状是消费者也支持添加剂,那么“制造商=加害者,消费者=受害者”的等式就不成立了。因为消费者可以说是助长添加剂蔓延的帮凶,是制造商与销售商行为的原动力。

在超市买东西以及确定当天菜单的时候,请大家为了自己,为了孩子的未来,做出有价值的选择。我相信,你小小的选择,会关系到恢复丰富的饮食文化和心灵重建等重大问题。

《日本食品添加剂之神“安部司”的自白》

后记

食品是怎样制作,为什么目的,使用多少、什么样的添加剂,我们消费者无法知晓。

做的人应该时刻为吃的人着想,要做无添加、安全、好吃的食品。吃的人也应该理解做的人的苦衷,颜色稍微差点、味道淡点、价格稍微贵点,不要介意。卖的人也应该向吃的人进行详细地说明。

现在我们能够轻松、便捷地吃一顿饭,添加剂功不可没。消费者对食物的外观、口感、方便性、保质期等方面提出了苛刻的要求,所以要想按照家庭方式来生产,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不加入食品添加剂,只怕大部分食品都会难看、难吃、难以保存,或者价格高昂,令人无法接受。

国家对食品添加剂的种类和用量管控严格,整体安全性较高,合法添加并不会引起不良反应或损害健康。

尽管每一种食品添加剂的毒性都很低,但如果在膳食中的摄入量过大,仍然可能带来副作用。同时,各种食品添加剂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它们与食物成分吸收利用之间的关系,至今仍然没有得到详尽的研究。因此,尽量避免摄入过多的食品添加剂,仍然是明智的做法,特别是对于解毒功能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儿童。

我们确实变得富裕了。但是,生活变得过于舒适,那种感觉让人如履薄冰。很有可能使用了几十年的被称为“梦幻物质”的东西,突然有一天由于“具有致癌性”被禁止使用。

到底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希望本文能引起大家的思考。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