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花道四大流派及其花型

中国的佛前供花在唐朝随佛教一起传入日本。插花一到日本,便受到朝野僧俗的一致欢迎,从初始效仿中国的佛前供花,逐步结合日本的习俗而发扬光大,并制定了插花时花材配置的规矩,形成了各种流派并传授继承,也即形成了花道。我国袁宏道的《瓶史》被译成日文出版,许多口传的插花书和著作也先后问世。花道与茶道、书道等一并成为日本传统技艺。

 

如同中国的京剧,日本的花道也分许多流派,主要如池坊流、古流、草月流、小原流等等。虽然不同的流派具有不同的特点,但是花道思想和基本造型确有着许多共性。

 

【池坊流】

池坊流为日本花道的始源。相传14世纪一日本使者从中国带回佛前供花的文化后,隐居于日本京都一座著名法寺内的池塘旁的厢房,专心研究插花,并世代相传,故称池坊流。

池坊流的传统的最高花型是“立华”,它由佛前供花演变而来,是以一种抽象性的意念来模仿山水画,通过枝条的前后左右伸展,充分展现出大自然的韵律美感,具有超凡脱俗、严肃华贵的气质和造型。“立华”的构成非常复杂严谨,要在一个花瓶里把七至九个基本部分组合起来,这些部分相对独立而又相辅相成,各部分的位置和伸展方向都有一定的顺序,不可前后倒置。池坊流的传统造型具有一种典雅高贵的气派,枝条舒展,能充分展示东方之美。

 

《日本花道四大流派及其花型》

池坊流古典花型“立华”

 

【古流】

古流是江户时代(17世纪)中期新兴的插花流派。当时儒家思想盛行,讲究阴阳五行学说,以天地人来表现伦理教义。这种思想也反映到插花的格式中,谓之“生花”或“格花”。

古流造型讲究格律,并使用古典花器,一般是专用的竹花器或铜花器,并配有专门的花台。古流的最高花型是“生花”,一般采用单一的自然花材,以绿色的松、叶和简单的枝条为主,造型规则严谨,突出古典雅致和格律之美。

古流中又有许多不同的派别,如尚山古流,古流松应会等等。

《日本花道四大流派及其花型》

古流生花:富士山

插花:小川白贵

花材:龙柏

花器:镂空铜花瓶、木花台

 

《日本花道四大流派及其花型》

古流花型:“两重生花”

插花:小川白贵

花材:一叶兰、八仙花

花器:竹花器、竹花台

 

“两重生花”为尚山古流的两重生花造型,花器由上下两层构成,每一层的造型都有一定的规定,造型严谨且具有古朴自然之美。

 

【小原流】

20世纪以后,随着门户的开放,许多西洋的新奇花卉和思想一起涌入日本。传统的插花格式已不能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新的流派纷纷成立,小原流就是当时的代表。小原流是受当时流行的中国盆景和清代写景式插花的影响,又吸收了西洋花卉的色彩,把原来“立华”和“生花”中“点”的插法改为“面”的插法,自行设计了圆形浅盆,把自然景色移入盆中,称为“盛花”,如“秋色”所示。“秋色”展示了秋天丰富亮丽的色彩,是自然景色的写实和浓缩。构图上富于变化,注重花材的个体及组合群体自然美,枝叶舒展,顺乎自然,体现了真实、清新的自然美景。

“盛花”的特点是通过浅盆花器露出较开阔的干净水面,延伸了空间感和自然感。小原流不仅进行花型的创新,同时还在百货商店举办插花展览,把插花介绍给普通民众,并积极培养女性花道教授者。

 

《日本花道四大流派及其花型》

盛花:秋色

插花:刘惠芬

花材:橡皮树,紫叶小檗,小菊,地海棠,天竺葵

花器:塑料浅盘

 

【草月流】

二战前夕,由于西方插花的抽象造型原理的影响,各个流派在“盛花”的基础上进一步改革,突破固定花型的束缚,产生了“自由花”。这时期的代表流派为新兴的“草月流”。草月流意即其花如草之可亲、如月之明朗。该流派宣称要创造特异的花型,不受形式的约束,也不理会草木自然生长的规律,甚至采用非植物的材料,尝试各种以构成美为目的的插花造型。

《日本花道四大流派及其花型》

自由花:小河的记忆

插花:正喜史

花材:干枝、野杜鹃、鹅卵石、纱

 

“小河的记忆”造型中不仅利用了纱、枯树根、大个鹅卵石,而且还在鹅卵石上绘画写字,以表达作品的主题。与传统插花相比,“小河的记忆”中鲜花花材所占的比例虽然减少了,但起到了点睛的作用。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