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爆买日本背后的精神胜利法

“新宿已拿下,秋叶原已拿下,渋谷已拿下,池袋已拿下。东京已经基本被我方控制。”这是旅游团国庆爆买日本,中国一些媒体的宣传用语。很是得意,很是爽快,很是振奋,因为这多少验证了国家的富有和国民的购买力。但问题是真得“攻陷”了吗?真得“拿下”了吗?原来还是个我们已见怪不怪的自我陶醉的精神胜利法。因为很显然,砸下大把的外汇(据统计,国庆7天40万中国游客花费1000亿日元),复苏的是日本经济,救活的是安倍经济学。

据2015年5月的统计数据,日本海外游客为十几年来试图摆脱经济停滞的日本,贡献了0.1%的GDP。这其中当然包括了今年春节国人的爆买和越来越凶猛的大大小小的代购。你看,最后的胜利是谁呢?不战而胜的又是谁呢?究竟是谁被“攻陷”是谁被“拿下”呢?日本人在打出“喜迎中国国庆”、“欢迎中国游客”的标语同时,心中挥之不去的还是一股厌中情绪。

其实,市场的全球化,旅行的自由化,一个潜在的意义就是为商业的活性化提供了无限的可能。这本是无可非议的买卖行为,特别是对质量上乘,价格又便宜的商品,确实没有不买的理由。而复苏日本经济,救活安倍经济学,本也没有什么不好,世界经济的一体化也需要一个强盛的日本再崛起。但在刚看完抗日神剧而激愤不已的时候,但在刚为9·3大阅兵的雄壮而震撼不已的时候,东渡者们却浩浩荡荡乘船搭机贡献日本去了,这在逻辑上是否遭遇了悖论?这在情理上是否遭遇了尴尬?虽然历史与现实也可以赤裸地栖息于不同的屋檐下,虽然利益是没有记忆的,因为它只考虑自己(马克思语),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来自内在的撕裂和反差。

但再作深入思考,实际上这并不构成问题。因为在现代多元语境下,爱国的情怀其本身也展现出多姿多态。那种抵制日货的血性和绝不造访日本的发誓,有时倒反会走向爱国的反面,或者说不能称之为现代意义上的爱国。这里能成为问题的,或者说问题还较为深刻的,则是为什么要将很正常的商业买卖行为夸大为“攻陷”和“拿下”呢?为什么要用战争用语来宣扬自己所谓的胜利呢?这又是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消费能力增强了,这是个事实。但消费能力增强为什么不在国内消费而跑到海外消费?是品物不如人,价格不如人。为什么品物不如人?这里有技术和匠心的问题。为什么价格不如人?这里有什么都昂贵,不斩白不斩的诚信崩盘的问题。

最近青岛的38元大虾斩客,述说的就是这个理。染发剂要买日本的,面膜要买日本的,眼药水要买日本的,感冒药要买日本的,驱蚊剂要买日本的,牙刷牙膏要买日本的,酱油要买日本的,大米要买日本的,甚至连避孕套和女性生理用品也要买日本的。缘何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提供令人放心的国产货?为什么就不能在民生产品上做出自己的品牌?中国客在日本爆买称舒心,称心,放心,说明他们有不舒心,不称心,不放心的地方。一般的企业伦理和商业之道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约束力?当然,更为可悲的是这种心态:将放弃自己本国的消费市场,大把砸钱提升他人的消费行为,还美其名曰“攻陷”与“拿下”。这是否就是问题的深层?当年的阿Q不是也有这方面滑稽可笑的举动吗?可叹的是多少年过去了,我们在国民性上还照样处于鲁迅的射程圈内,想来也悲情万分。

《爆买日本背后的精神胜利法》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