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走进日本的死刑-最古老的绞首刑

2012年3月29日,3名被法相小川敏夫签署死刑执行令的死刑犯当天上午分别被行刑。这次行刑距离上一次2010年7月日本执行死刑,已经整整过了20个月。

这3名死刑犯都是男性,分别是:48岁的上部康明,46岁的古尺友幸和44岁的松田康敏,他们都曾犯过命案。上述3人分别在广岛、东京、福冈三地的拘留所中被执行死刑。

今年1月,法相小川敏夫在上任伊始就透露了有意近期行刑,称“既然死刑制度得到了国民支持,就应当履行法相的职责,下达执行令”。截至行刑当天,日本还有132名死刑犯。

《走进日本的死刑-最古老的绞首刑》

日本对死刑适用极其谨慎

日本是至今仍保留死刑的国家,但日本改正刑法草案减少了可以适用死刑的犯罪范围,适用死刑仅限于内乱罪的主谋者、诱致外患罪、援助外患罪、爆炸物爆炸致死罪、杀人罪、强盗杀人罪以及强盗强奸致死罪。此外,根据日本《少年法》第51条的规定,对犯罪时未满18岁的人,不得判处死刑。对精神病人以及怀孕的妇女,日本也不判处死刑。

二战后,日本法院对死刑的适用持特别慎重的态度,判处死刑的案件总体上呈下降的趋势。据统计,1945年至1997年的五十多年间,日本仅对718名罪犯宣告死刑,实际被执行死刑的罪犯只有609人。

特别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除一年(1988年)以外,每年被判处死刑的罪犯人数都在10人以下,平均每年不到4.2人。在历年适用死刑的罪中,最多的是强盗致死罪,其次是杀人罪。

由于日本在刑事立法中对死刑采取了严格的限制,而这种限制直接影响了法官,法官在刑种选择时,往往是在反复斟酌,穷尽各种有利于被告人的证据后,在死刑成为唯一选择的情况下才会作出死刑判决。

日本最高裁判所曾在1983年的一则判例中,对选择死刑的基准作了界定:死刑要综合考察了犯罪的性质、动机、形态、特别是杀害手段方法的执拗性、残忍性、结果的重大性,尤其是被杀害的被害人的人数、遗属的被害感情、社会的影响、犯人的年龄、前科、犯罪后的表现等各种情节后,在认为其罪责确属重大,无论是从罪刑均衡的立场还是从一般预防的角度来看,都不得不处以极刑时,才允许选择死刑。

在日本,一旦死刑判决确定,判决书誊本和笔记文件将送至负责审判工作的检察厅。法务省刑事局将索取全部案件记录。刑事局将向各检察官分配案件,须确认罪犯是否存在“心智失常”等应停止行刑的情况;是否提交了复审申请,理由是否合理;其共犯的判决等是否已确定等,并详查相关记录。

若检察官认为可以执行死刑,还要获得负责死刑犯待遇的矫正局和负责特赦事务的保护局批准,最后由法相作出最后判断。若法相签署死刑执行令,则将在5天内行刑。法相签署的《死刑执行命令书》中写明:“对于执行死刑一事,请按法院下达的判决执行。”

《走进日本的死刑-最古老的绞首刑》

日本死刑上诉程序复杂

在日本,死刑判决确定后也并非就要立即执行,死刑犯从死刑判决确定后到死刑执行,平均耗时7年6个月。许多被判决死刑犯没有等到被执行死刑就老死于狱中,此时日本的死刑更像是无期徒刑。

日本死刑犯被关押的时间有的能长达30年以上。2003年9月死刑犯富山长喜在狱中生活了40年,因病去世,当时其正在准备进行第三次申诉。

日本的《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再审制度”给予罪犯过多的申诉权,从而导致只要罪犯不希望被执行死刑就可以不停地以各种理由提出申诉或者赦免的请求,以达到拖延死刑执行时间的目的。

依据日本法律,死刑在判决后有漫长的上诉程序要完成,即便用尽所有上诉机会后,还得由法务大臣(法务相)签署执行令方可执行。

日本《刑事诉讼法》规定,是否应执行死刑要由法务大臣决定,只有法务大臣签署死刑命令书后才能够对该罪犯执行死刑。

日本法务大臣本人对死刑的态度直接导致其在任期间死刑执行的数量。有的法务大臣因为政治主张或其他个人的原因,不愿意充当刽子手的角色,拒签执行令。有的法务大臣迫于市民反对死刑的压力而不签署死刑令,有的法务大臣自身就反对死刑,比如贺屋兴宣、赤间文三等,在任期间没有签署执行令。

由于以上原因造成了日本死刑犯长时间等待处决的情况,这种情况也一直被外界所批评,有专家认为这样无止境的折磨会使这些犯人产生心理上的疾病。

《走进日本的死刑-最古老的绞首刑》

日本刑场曾向媒体开放

日本是世界上少数几个保留死刑的发达国家之一,并且日本的死刑只有一种———最古老的绞首刑。日本全国一共有7个死刑刑场,除了国会议员以及特殊职务者,从来没有人能看到其神秘的真面目。

2010年8月27日,日本对外开放最为神秘的死刑行刑室,这是日本第一次对外公开死刑刑场,不过,前往拍摄的媒体必须统一搭乘拉上窗帘的巴士,确保刑场的确切位置不为人所知,整个过程既凝重又神秘。

根据日本《读卖新闻》在《死刑刑场开放》一文中这样描述,死刑执行会在一个小楼的二楼执行,被执行人被带入执行场所后,会先在一间忏悔室,依据其宗教信仰,分别由僧侣或神父进行最后的宗教会谈,然后可以吃一点东西、抽支烟、写下遗嘱。这间房子灯光柔和,四壁和地板都是木地板,还有一个小小的神龛,依据被执行人的宗教信仰分别放入圣像或佛像,有时候还会播放诵经的乐声。

随即,帘幕被拉开,被执行人走到真正的执行室。这里的地上铺有淡色地毯,地毯上用红色圈出来的两个同心方块。被执行人在方块中心的小方框处站立。绞刑师根据其体重早已计算好绞索长度,此刻便将其套在被执行人颈部。

在隔壁一个无窗的执行室房间里,三位执行官站在3个电钮面前,只等指挥官(通常为典狱长)一声令下,同时按动按钮———只有其中一个会起作用。如此操作就是让三名行刑官不清楚到底是谁按下了起作用的电钮,减少他们的负罪感。

被执行人脚下的方块,其实是一扇活板门,会咣当一声猛然翻下,死刑犯在一瞬间落下时,颈首立即骨折,窒息而死。5分钟后,法医将下到一楼验尸,然后纳棺,送去火化。

而作为见证人的检察官及其助手、拘置中心主任(即看守所的典狱长)、惩教主任等数人,并排坐在一个玻璃栏杆后面,位置大概正处在绞刑台下方的正对面,而面对的正是执行室的落地玻璃窗,因此可以清楚看到被执行人从活板门中坠下,悬吊在空中的全过程。按照日本国相关法规规定,被执行人如此悬挂至少要10分钟,以确保行刑完成。

《走进日本的死刑-最古老的绞首刑》

日本对死刑存废争议不休

就世界范围的情况来看,欧盟各国事实上已经废除了死刑,发达国家中只有美、日两国仍然保留死刑。对死刑存废的争议也成为这两个国家的热议话题。半个世纪以来在死刑存废问题上,日本形成了两种尖锐对立并且都很有影响的主张。存废双方势均力敌各持理据难下定论。

日本的民意调查显示,普通民众大多主张保留死刑。并且近十多年来,持保留论者所占的比例还呈上升趋势。

日本刑法界就死刑制度的存除争议焦点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国家能否剥夺一个人的生命;二是死刑能否起到预防犯罪的作用;三是死刑是否违反日本宪法;最后,死刑是否违反正当程序。

首先,关于国家是否有权剥夺犯罪人生命的问题,死刑废止论者认为,在现代社会,人的生命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应当受法律保护,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人的生命。但死刑保存论者认为,对杀人犯等凶恶的罪犯,应当处以死刑,这是国民道义乃至法律上的信念,或者说是满足国民感情(报应观念)的需要。

其次,关于死刑是否具有一般预防的功能的问题,死刑废止论者认为,一些废止了死刑的国家,废止之后犯罪并未急剧增加,这表明死刑并不具有威慑力,没有一般预防的功能,因而无保存的必要。然而,死刑保存论者认为,死刑具有巨大的威慑力,为了防止凶恶的罪犯危害社会,以维护法律秩序,就必须对其威慑力寄予希望。

《走进日本的死刑-最古老的绞首刑》

再次,关于死刑是不是日本宪法第36条所禁止的“残酷刑”的问题。

死刑废止论者认为,从现代文明的观念来看,死刑明显是属于残酷刑。因为它是剥夺人生命的刑罚,实际上是人杀人。

但死刑保存论者认为,宪法中规定放弃战争,是战胜国为了防止作为战败国的日本的侵略政策抬头所作的规定,与死刑存废并无关系,并非两者必须同时舍去。

此外,关于死刑是否违反正当程序的问题,死刑废止论者认为,死刑一旦执行,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而误判死刑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可是,死刑保存论者认为,日本对死刑的宣告与执行都是持非常慎重的态度,误判死刑几率很小。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