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震撼:从“一个人的车站”到“一个人的学校”

海道的雪国之中,一列孤独的列车,驶向它唯一的乘客。

“我是这个车站的唯一乘客。??”女高中生原田略带羞赧地说……她的父亲是当地普通农民,母亲是20年前嫁到日本来中国人。

《日本震撼:从“一个人的车站”到“一个人的学校”》

▲“一个人的车站”的女主人公——高中生原田华奈

“JR北海道有个车站叫??‘上白龙站’,因地处偏僻连年亏损,三年前JR计划关掉该车站,但发现还有个女高中生需乘坐它去上学,于是JR保留了这个车站。该站每天只有两班车,即女生的上下学时间。

2016年3月26日,女生将毕业,上白龙站也将被关闭。??

这条微博正是??“一个人的车站??”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获得广泛点赞的源头。

《日本震撼:从“一个人的车站”到“一个人的学校”》

▲当地人送别旧白泷站,至今它已为人们服务了69年

“一个学生,也是一所学校”

同样的故事,还有??“一个人的学校??”:自2013年3月起,佐藤隆志成为福岛市市立大波小学唯一的学生。

大波小学距2011年发生核泄漏事故的福岛核电站仅57公里。本来学校有41名学生,核泄漏事故后,新生大幅减少,旧生也纷纷转学,到2012年3月只有10名学生,一年后,更是只剩下佐藤隆志一个。

《日本震撼:从“一个人的车站”到“一个人的学校”》

▲“一个人 的学校”,大波小学

佐藤隆志的学校日常是这样的:

7:30,他穿着天蓝色的运动服来到学校,42岁的班主任大室圭和50岁的副校长佐藤和明会来迎接他,跟他说??“早上好??”。

8:30,第一堂课开始,60平方米的教室只有两张书桌,没有讲台,老师坐在身边对他进行一对一的授课。

午饭时间,学校全体成员——包括佐藤隆志和五位教师,一起愉快地进餐。运动会也难不倒他们,以前的毕业生和当地居民会来为他们壮声威。

而在教师后面的黑板上,贴着迁往各地的同学们的来信,告诉佐藤隆志,??“你不是一个人??”。

《日本震撼:从“一个人的车站”到“一个人的学校”》

2014年3月,佐藤隆志小学毕业,学校为他举办了一个人毕业典礼。之后,学校关闭。

在日本,由于学校人数达不到标准而停办或并校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在执行时,往往会因一些特殊原因做出变通。

在大波小学这一个案里,有条件的孩子都离开了福岛,而佐藤隆志爸爸是运送蔬菜的司机,家里还有年迈的奶奶,家里的经济条件使得他没法转学,只能留下。

校方的态度则是:只要有学生,哪怕只有一个,学校也要办下去。

这才是??“一个人的车站??”或??“一个人的学校??”令人感动的地方:

某一方面上看,这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反对者会说这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但另一方面,这些做法真正表达了对个体的尊重和关怀,不论是原田华奈还是佐藤隆志都能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并没有被抛弃。

正如一位网友的评论:

“一个具体的人性关怀,比千万个空洞的口号,更能打动民众的心!”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