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说不定今年的诺奖就在这个书单里

21世纪年度最佳外国小说奖”近日公布了2015年度的6部获奖作品。该奖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与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发起于2001年,15年来“无意”间命中了不少后来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品。

一起来看看本届获奖名单,说不定,今年的诺奖就将从这里诞生。

《骗子》

哈维尔·塞尔卡斯(西班牙)/著

刘京胜胡真才/译

恩里克·马尔科原本是个最不起眼的西班牙人,因不甘平庸的生活现状,他将自己打扮成反佛朗哥的斗士和曾被关入德国纳粹集中营的囚犯。他凭借着一次次的演讲和采访,顺利成为风云人物,得到人们的追捧与崇敬。直到2005年,恩里克行骗30年才被揭露,成为当时最大的丑闻。

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评价该书:“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虚构已经代替了现实。我们对真实世界里的平庸之辈毫无兴趣,只有虚构人生的人才能引起我们的好奇。”

《首相A》

田中慎弥(日)/著林青华/译

作家T误入一个平行世界。在这里,日本被美国占领,大量美国人移居日本,成为“日本人”。而原先的日本人被赶到居留区,被称为“旧日本人”。居留区中流传着一个传说:救世主J会从外部世界降临,带领“旧日本人”反抗——而T的相貌和J的画像一模一样。因此,政府和“旧日本人”都不愿放过T,他在这个世界中反复地挣扎,等待他的是未知的命运……

作者田中慎弥居住在山口县下关市。这里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老家,也是这位首相的选举区。据说,田中给安倍寄赠了这部作品,要与他“进行一次交锋”。

《星座号》

阿德里安·博斯克(法)/著陆洵/译

小说讲述了“星座号”飞机失事的经过,遇难者中有世界拳击冠军马塞尔·塞尔当,他也是法国著名女歌手艾迪特·皮亚芙的情人,还有天才小提琴家吉内特·内弗。无论是社会名流还是无名之辈,作者都让他们追忆自己平凡的故事和存在的细节。那些孤独的个体,那些破碎的故事,合起来就像星座一样丰富多彩。种种机缘巧合,始终维系着紧张的悬念,驱使他们从各个方向走向这个共同的悲剧结局。

在探寻空难背后的偶然因素中,小说饱含对芸芸众生的悲悯情怀。

《“自由”工厂》

克谢妮雅·卜克莎(俄)/著吴晓都/译

小说戏仿苏联文学“生产主题”的创作样式,生动有趣地展现了一个军工厂在苏联以及俄罗斯社会转型时期的戏剧性生存状态,又穿插了往昔的回溯、独特的情感纠葛、梦幻般的后现代意境,以及对苏式工业乌托邦的反思。作品从后苏联一代人的视角,“重构”了苏式企业鲜活的生存场景,表达了对父辈事业的尊重、批判及幽默的情怀。

《美丽的年轻女子》

汤米·维尔林哈(荷)/著李梅/译

40多岁的病毒学家艾德瓦被人的衰老与退化深深地困扰着。他认为,和一个小自己15岁的女人的恋情算是交上了好运。璐特不仅漂亮、聪明,还脚踏实地,似乎给艾德瓦注入了新的活力。然而,两人的角色却一下子颠倒过来——“他没有因为璐特而变得年轻,璐特却因为他而变得老成”。

小说在荷兰创下了70万册的销量。有评论家认为,这部作品可以使人看到菲茨杰拉德的影子。

《所有爱的开始》

尤迪特·海尔曼(德)/著顾牧/译

施特拉在飞机上结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杨森。杨森对有飞行恐惧症的施特拉表示了理解。“他翻转右手,摊开掌心伸向施特拉。施特拉把左手放在他的手心里。他的手粗糙、温暖。他把她的手拉过去,抱在怀里,闭上眼睛,睡着了。”

然而,小说直接将情节拉到了施特拉“现在”的生活中。这时的她已近中年,跟杨森结婚多年,并且有一个5岁的女儿,一份相对固定的工作(护理病人),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这部当代心理小说,表现的是现代社会中小人物面对爱情、生存的无助和困惑,冷静中带有一抹忧伤。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