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通过史上最高年度预算案 达96.7万亿日元

《日本通过史上最高年度预算案 达96.7万亿日元》

导读

在需要提振再次濒临衰退的经济的同时,日本需要抑制庞大的公共债务负担。2016财年预算案将产生10.8万亿日元赤字。目前日本政府的公共债务规模超8万亿美元,超其GDP的200%。

3月29日傍晚,日本参院全体会议以执政党等多数赞成表决,最终通过了2016年度预算案。一般财政预算支出总额为967,21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5,300亿元),创历史新高。

预算中的最大一项——包括养老金与医疗在内的社保支出将达到纪录高位31.97万亿日元,占比达33%,此举意在应对日本社会加剧的老龄化现象;军费支出增长1.5%,首度超过5万亿日元;为实现安倍政府提出的“一亿总活跃社会”,预算案针对幼儿教育无偿化、扩充保育设施等总共列入了2.4万亿日元。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预算案表示:“将继续利用‘安倍经济学’增收的税款,完善看护与保育设施,确保人才。”他同时强调了尽快执行预算的重要性,称“迅速执行预算才是最重要的经济刺激措施”。

  日本政府或推出5万亿补充刺激计划

据日本共同社3月29日报道,日本政府将正式开始讨论防止经济陷入衰退的刺激计划(补充预算案)。刺激计划的规模很有可能将超过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858亿元)。该补充预算案的核心是争取解决儿童入托难等问题的“一亿总活跃计划”。日本执政党内也有人要求在加快建设保育设施的同时改善保育员薪资。

另外,为了刺激消费,日本政府计划发行相同价格下可购买更多商品的商品券。政府也有意向低收入年轻人发放补贴,并完善旅游基础设施以吸引更多访日游客。

共同社报道还称,安倍晋三首相有意在5月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表示积极动用国家财政支撑经济,主导国际协作以稳定减速明显的全球经济。日本政府计划在冬季前召开的临时国会上提交2016年度补充预算案。也有报道指出,日本政府及执政党内有意见认为经济刺激计划规模需达5万亿至10万亿元。

不过,3月29日本政府并未释放任何有关补充预算案的消息。

多数分析指出,补充预算的规模取决于是否推迟第二次消费税的上调。

“如果他们决定推进上调消费税,则额外预算可望达10万亿日元左右。如果他们推迟上调,那么刺激规模将会小于5万亿日元。”花旗集团日本经济学家Kiichi MUrashima对路透社表示。

青木大树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鉴于日本财政部可能不会发行新的日本国债,另外安倍晋三也有可能推迟计划于2017年4月实施的第二次消费税上调,那么此次经济刺激规模最多将是5万亿日元。

不过,安倍晋三在29日傍晚召开的记者会上重申,除非发生雷曼危机或大地震级别的突发情况,不然将按计划上调消费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3月28日称,有关政府已决定推迟下一财年拟调升消费税的媒体消息不实。

  消费税上调存疑

日本于2014年4月起,将消费税从5%上调至了8%。不过,后来由于私人消费受挫,安倍晋三于2014年11月宣布,推迟原定在2015年10月将消费税由8%上调至10%的计划,并表示将延期至2017年4月实施。

“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再次推迟的可能性在增高。鉴于目前安倍的支持率够高,另外预计于5月18日公布的第一季度GDP数据比较疲软,所以我认为推迟消费税上调的可能性较高。近来,支持推迟消费税上调的民意呼声也日益高涨。自从2014年4月日本实施第一次消费税上调后,私人消费仍然疲软。如果,按计划在2017年4月再次上调消费税,那么将重创私人消费。” 瑞银证券日本经济学家青木大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我认为上调消费税应该推迟到达成2%的通胀目标后再实施。”日本宏观顾问(Japan Marco AdVisors)的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琢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需要提振再次濒临衰退的经济的同时,日本需要抑制庞大的公共债务负担。2016财年预算案将产生10.8万亿日元赤字。目前日本政府的公共债务规模超8万亿美元,超其GDP的200%。

“在安倍看来,经济增长是首要任务,经济增长了,才能谈财政巩固。”青木大树说。

国际评级机构标普3月29日发布报告称,由于今年以来日元走强,这预计将推迟日本实现财政稳定,进而影响日本的主权评级。报告还指出,若财政赤字进一步膨胀,预计未来两三年日本政府的信用将进一步恶化。标普于去年9月,将日本的主权信用由AA-下调至A+。

  日本私人消费依旧疲软

此外,3月29日上午,日本官方公布了一系列最新的经济数据,两人以上家庭户均2月份消费支出为269,774日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比去年同期增加1.2%,六个月来首次同比上升。

“不能对这个数据太乐观,同比上升主要是因为闰月的影响。政府还公布了除去闰月因素的数据,显示家庭消费是同比下跌了1.5%。总体来说日本的私人消费仍然比较疲软。”青木大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大久保琢史表达了类似观点。“刨除闰年因素,日本家庭消费同比出现了下跌。过去年以来,日本的私人消费持续恶化,他们对于消费变得更加谨慎,我想民众开始对‘安倍经济学’失去信心,因为实施该政策后的三年,薪资实际并没有增长,股市行情却开始走低。”大久保琢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同时公布的2月份失业率(季节调整值)为3.3%,较上月上升0.1个百分点,3个月来首次恶化。对此,日本总务省表示,失业率恶化是暂时的动向,就业形势正继续朝着改善的趋势发展。“如果查看更细节的数据,会发现日本的劳动力市场并没有在恶化,企业持续在雇佣新员工,劳动力的缺口也持续存在。”大久保琢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