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新华侨报:日本“3K党”老年人领低保赌博咋整?

日本新华侨报1日刊文称,日本大分县别府市是全日本最大的温泉区,全球著名的温泉观光地,拥有200多个公共温泉。然而,就在这样一个环境怡人的观光城市里,却生活着一批拿着国家补贴,天天去玩赌博机——“爬金库”(pachinko) 的老年低保户。对此,日本政府加大了处罚力度,但如何解决日本老年人的孤立化问题,或许才是减轻老年低保户犯罪、赌博的有效方法。

文章摘编如下:

该市的市民们对此非常愤怒,看到有低保户简直把赌博场所当做了家,纷纷向市政府“举报”,一位65岁的商店店主气愤地说,“同样大的岁数,自己还得辛辛苦苦经营小店,缴纳税金,而他们却拿着我的税金整天整天的玩‘爬金库’。”

在强大的压力下,别府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开始每年进行一次“爬金库大巡查”。如果发现有低保户在赌博,会以书面形式劝告其不要再进赌博场所,如果低保户一而再再而三不听劝告,就停止支付其医疗扶助金。

然而就在近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却站出来,给别府市及其所在县施加压力,要求立即取消这一做法,理由是日本的《生活保护法》里面,没有禁止低保户玩“爬金库”这样的规定。3月9日,几名人权律师也联名给该市政府提交了意见书,称“《生活保护法》要求行政机构尊重低保户的自由,而别府市政府的做法侵害了低保户的自由,属于违法行为。”《新华侨报:日本“3K党”老年人领低保赌博咋整?》

与此同时,该市还收到了200多封市民来信,有八成以上都是支持市政府,觉得应该坚持这么做下去,不要屈服于中央政府与县政府的压力。

在日本,地方政府被称作“地方自治体”,具有相当大的自治权,所以别府市还是有权坚持这一做法的。只是仅靠不再支付医疗扶助金来“惩罚”迷恋“爬金库”的老年低保者,真的就能解决问题吗?

如今,日本每年用于支付低保户的生活保护费已经达到3万8千亿日元,最近10年间增长了1.5倍,年年刷新历史记录。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试算结果,到2023年生活保护费将达到5万2千亿日元,超过日本的防卫预算。

而让低保户队伍不断扩大的主要原因,就是日本的老龄化。截至2015年末,日本有低保户163万4千户,65岁以上的老龄家庭占一半左右,而且在这些老龄家庭里,有九成都是一个人独居。另据日本国势调查结果显示,日本每6个老年人里就有1个是独居,到2023年将变成每5个老年人里有1个。

在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要面临三大问题:钱(kane)、健康(kennkou)、孤立(koritu),简称“3K”,其中最容易引发社会问题的就是孤立。

比如2014年4月到5月的一个月间,大阪府高石市有90辆车的轮胎被故意扎破,犯人是一名60多岁的独居老人。据老人供述,“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社会,发泄一下”。

再比如2013年,日本共逮捕65岁以上老年犯人4万6千人,其中有七成都是盗窃犯。据警方分析结果,在这些老年人当中,每10人里就有9人没有朋友,每3人里就有1人感到内心孤独,被社会孤立。

如何解决日本老年人的孤立化问题,或许才是减轻老年低保户犯罪、赌博的有效方法。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