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黑帮的真实生活:专访摄影师库斯特斯

黑帮是日本最臭名昭著的亚文化群体之一,总带有一种神秘的色彩,甚至几分神话的感觉。基本上,大多数人都觉得日本黑帮就是一群刺着纹身的恶棍,拿着刀剑满大街乱跑,每隔五分钟来个厮杀互砍。但是这只是美国的伪黑帮电影里面的景象,并不代表日本的观点。

库斯特斯对日本黑帮的描绘揭示了你从未见过的黑帮生活。

《日本黑帮的真实生活:专访摄影师库斯特斯》

黑帮生与死:日本黑帮成员 安东·库斯特斯供图 © ANTON KUSTERS, 2011

指定暴力团(日本都道府县公安委员会对日本黑帮的指定称谓)是日本最臭名昭著的亚文化群体之一,总带有一种神秘的色彩,甚至几分神话的感觉。当比利时摄影师安东·库斯特斯和他的兄弟马利克在东京娱乐区歌舞伎町的一间小酒吧喝酒的时候,一个暴力团成员从他们身旁走过,顿时一股好奇的求知欲迫使他们想要深入了解。

《日本黑帮的真实生活:专访摄影师库斯特斯》

一个日本黑帮的街头打手大秀他的纹身© ANTON KUSTERS, 2011

“我们俩十分好奇,那种穿着风格的人居然举止十分优雅,”安东说,“就是那个时候,我们萌生了想要长期跟拍一个指定暴力团,然后制作出记录图集的想法。”

这听上去似乎很有抱负,甚至都有些不切实际,但是库斯特斯兄弟却做到了。这本图集所描述的日本暴力团比我们以往看到的任何照片都要真实。拍摄这些图片不仅需要毅力和恒心,更需要精明和机智。

经歌舞伎町酒吧的老板塔卡(Taka,音译)的介绍,他们认识了中间人庄一郎。经过了十个月的努力,他们软磨硬泡、锲而不舍,终于说服了这个掌控歌舞伎町的指定暴力团,同意库斯特斯兄弟拍摄记录他们的生活。

安东除了摄影师的身份,同时也是网上摄影杂志www.burnmagazine.org的创意总监。两年时间里,安东和马利克史无前例地近距离接触了这个暴力团。

通过照相、电影和写作,安东不仅呈现出暴力团与日本当代社会备受争议的关系,而且还剖析了当他们试图使自己的文化背景与社会规范相吻合时,山口组成员内心是多么的挣扎。

他的这本图集名为《ODO YAKUZATOKYO》,在6月份自版发行了500本之后,仅仅34天内就宣告售罄。虽然书中的图片大都黑暗、阴沉而且充满了忧郁,但是色调却十分漂亮、迷人,纪实风格也独树一帜。照片除了描述日本暴力团的生活和他们居住的城市,还展现了这个群体的复杂性和人道的一面,与以往人们熟知的暴力团犯罪大不相同。

正如安东解释的,他发现日本暴力团在当今社会的角色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的关系,确切说应是一种灰色关系。”

  • 当你接近日本暴力团,告诉他们说你想出这本书的时候,他们有什么反应?

在正式开始之前,我给他们看了我之前拍摄的照片,因为某些原因——我也说不准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们觉得我的作品有一种日式照片的感觉。这跟我照片里的东西有关,而这正是他们所没有的,所以就唤起了他们内心的某种情愫。当然这对我来说纯粹是幸运。也许是因为我照片中的那份沉静吧。

除了喜欢你的摄影之外,他们同意你的提议还有别的原因吗?

这个暴力团希望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记录下自己,而不仅仅是快照,而我的想法恰恰符合他们的意愿。他们可以把这个图集给别的暴力团派系看,然后自豪地说:“看看这是什么!”而且这还有利于维系他们同其他派系的关系。此外,他们知道中间人是在跟艺术界的人打交道,也明白这个图集只是艺术性的记录文件,而不是什么新闻报道。

  • 拍摄这个主题之前,你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吗?

主要有两件事。第一,要学会日本的礼貌方式。第二,要在拍摄之前努力获得许可,必须解释清楚全程跟拍的真实意图,而且要兑现承诺。如果我们许诺会出一本书,结果食言了,那么他们一定会很不高兴。

《日本黑帮的真实生活:专访摄影师库斯特斯》

在暴力团高级领头宫本先生的葬礼上,不同派系的成员前来致敬悼念。© ANTON KUSTERS, 2011

  • 你是怎样着手拍照片的呢?你和你要拍摄的人物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拍照一定要事前预约——我不可能就这么闯进去然后拍个不停,主要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东奔西走的,就算同一个时间也不会出现在同一个地点。不过我们可以得到他们的行程安排——当然了,不是书面的——不过万事都要先协商,主要是考虑到我们的安全问题。

只要我见到了他们,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不造作,不摆拍——除了一张照片——我100%地真实记录了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学习了很多的日本礼仪,但是我毕竟是个西方人,所以在他们的眼里,不论何时只要涉及到礼仪问题,我总是做不到位。但我还是尽力做到最好。这很有意思,但这也是我的优势,因为我是外国人,所以即使犯了错误也无可厚非。

  • 在你开始之前,你对日本指定暴力团有过偏见吗?

我觉得可能像电影里演得一样。基本上,大多数人都觉得日本暴力团就是一群刺着纹身的恶棍,拿着刀剑满大街乱跑,每隔五分钟来个厮杀互砍。但是这只是美国的“伪暴力团”电影里面的景象,并不代表日本的观点。

当然了,我的偏见也就很快转变成对他们的理解,他们比暴力行动更加难以捉摸。日本暴力团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做个流氓地痞那么简单。事实上,他们也在思考自己是谁,思考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

其实,电影里把一切都极端化了,人们开始想象一些很疯狂的事情。而日本暴力团却言行谨慎,他们会辨别好坏,分清哪些应该做,哪些不能做。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暴力团老大,因为他们是我跟拍的对象。我不清楚那些小罗罗和飞车党是怎么想的,我猜他们更像是一群反叛权威的青少年。

《日本黑帮的真实生活:专访摄影师库斯特斯》

洗澡:日本黑帮成员在高尔夫比赛之后,在日本澡堂中清洗。 © ANTON KUSTERS, 2011

  • 从摄影角度来说,你觉得在你拍摄过程中哪个场面最具有震撼力?

葬礼,那让我特别震惊。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日本某个暴力团的一个高级领头宫本先生因突然中风去世了。我就立刻赶过去,向他至上我最后的敬意。那个暴力团派系比较欣赏我的这种姿态,也就同意让我拍摄葬礼。

场面让人印象深刻,不仅因为这是一场传统的日本葬礼——先把尸体用一种特殊的礼仪火化,然后在棺材里放满了鲜花,还有一些别的文化特征——最重要的是,这是日本暴力团的葬礼,有大约250人甚至更多,他们在一旁列队回礼。每当有人前来叩拜的时候,他们都会一起鞠躬。看了这个场面任谁也难以忘怀,而且,场面也让人非常感动。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Secured By mini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