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正在德国召开的世界遗产大会5日下午通过了对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的审议。据共同社5日晚报道,当天的审查中,韩国对“明治申遗”没有提出反对,最终“明治申遗”顺利通过。

备受争议的23处遗址

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最初的申遗名称为“九州、山口的近代化工业遗产群”,是日本九州、山口地区的近代化遗产、工业遗产总称,之后由于追加了部分遗产,遗产名称变更为“明治日本的工业革命遗产 九州、山口及相关地区”。“明治工业革命遗址”共包含山口、福冈、佐贺、长崎、熊本、鹿儿岛、岩手、静冈8县11市的23处遗址。分别是:

萩市地区(山口县萩市)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 萩反射炉

萩反射炉是为探索铸造西式大炮工艺而建立的实验性反射炉,上有10.5m的烟囱,19856年开始作业。现与韮山反射炉并为仅存的两个保存完好的幕末明治时代反射炉。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2、 惠美须鼻造船厂遗址

前期运用俄罗斯式技术、后期运用荷兰式技术建造大型西式军舰的造船厂遗址。受黑船事件影响,1853年,江户幕府解除了大型船只建造禁令。在长州藩,幕府派尾崎小右卫门等技术人士前往伊豆户田学习俄式造船技术,之后返乡开始建造此造船厂,于1856年建成,12月制造出了萩市第一艘西洋帆船式海军舰艇丙辰丸。后又派遣技术人员前往长崎海军传习所学习荷兰式造船技术,1860年又建造了庚申丸。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3、 大板山吹踏鞴炼铁遗址

通过日本传统的吹踏鞴炼铁方法,炼制用于制造海军舰艇的钢铁,江户时代中期开始作业。日本国家史迹,曾为惠美须鼻造船厂1860年建造的丙辰丸提供铁制船钉。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4、 萩城下町

从幕末至明治维新引导日本近代国家形成的西南雄藩之一长州藩的中心据点。“萩城城下町”被列入日本国家史迹,拥有众多重臣宅邸的“堀内地区”被选为“日本国家重要传统建筑物群保存地区”。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5、 松下村塾

1842年,玉木文之进开设私塾,1857年,幕末时期长州藩士吉田松阴接手,该私塾为19世纪日本现代化和工业化建设培养出诸多重要人才。1922年10月,该地被列为日本国家史迹。

鹿儿岛地区(鹿儿岛县鹿儿岛市)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6、 旧集成馆(旧集成馆反射炉遗址、旧集成馆机械工厂、旧鹿儿岛纺织所技师馆)

为对抗欧美列强,萨摩藩主岛津齐彬在现鹿儿岛市吉野町矶地区建造起工厂群,希望增强军事力量,振兴产业。其中涉及制铁、造船、纺织等多个领域。1915年废弃。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7、 寺山煤窑遗址

建造于1858年,为“集成馆事业”的反射炉、高炉、蒸汽动力组提供能源燃料。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8、关吉水渠

建造于1852年,从现鹿儿岛市下田町关吉稻荷川上游取水,运送到吉野町矶地区的集成馆,主要为工业发展提供水力。目前一部分被用于灌溉用水。

韮山地区 (静冈县伊豆之国市)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9、韮山反射炉

为对抗欧美列强,日本建造起用以铸造铁制大炮的韮山反射炉,于1857年完成建造。现与萩反射炉并为仅存的两个保存完好的幕末明治时代反射炉,实际上也是日本唯一现存的铸造过大炮的实用反射炉。

釜石地区(岩手县釜石市)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0、桥野铁矿山和高炉遗迹

位于日本现代制铁业的发祥地岩手县釜石市,是日本现存最古老西式高炉遗迹,桥野铁矿山和高炉的建成使得日本国内首次利用本地开采的铁矿石,通过西式高炉方法成功炼出钢铁。

佐贺地区(佐贺县佐贺市)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1、三重津海军遗址

1858年,佐贺藩在此建立了海军学院,1865年,日本第一艘国产实用汽轮船凌风丸在这里建成,为日本现代造船业打下基础。

长崎地区(长崎县长崎市)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2、小菅修船厂遗址

1869年建成,是日本第一个使用蒸汽机械的西式船坞,也是日本现代造船业最古老的遗迹。1887年由三菱接管,现在由三菱重工业长崎造船厂管理。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3、三菱长崎造船厂第三船坞

造船厂第三船坞建成于1905年,建成时长222.2米,载重达30000吨,是当时亚洲最大船坞。长崎造船厂曾在明治时代建成三座船坞,仅有第三船坞被保留下来。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4、三菱长崎造船厂巨型吊臂

长崎造船厂巨型吊臂于1909年建成,装备了日本第一座电磁起重机,起重能力150吨,至今该设备仍在使用。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5、三菱长崎造船厂旧木制模具厂

建于1898年,是一个两层砖建筑,是长崎造船厂内现存最古老的的建筑,现为长崎造船厂资料馆。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6、三菱长崎造船厂占胜阁

建于1904年,时任长崎造船厂厂长庄田平五郎的宅邸。占胜阁位于长崎造船厂3号船坞附近的山间,是一座木制西式建筑。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7、高岛煤坑

日本放弃锁国政策后蒸汽船用煤炭需求不断增加,因此1868年高岛煤坑被开发,这也是日本最早的现代化煤矿。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8、端岛煤坑

1870年开始挖掘,1890年和高岛煤坑被三菱集团收购。在煤矿的周围,建有由钢筋混凝土建成的高层住宅群。明治末期成为了八幡制铁厂的原料煤炭生产地。同时,因为端岛的外型和三菱重工正在建造的战舰土佐号相似,所以被称作“军舰岛”。这里也是人气漫画《进击的巨人》真人版电影的外景地。>>>>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19、格洛弗故居

苏格兰商人托马斯?布莱克?格洛弗的宅邸,是日本最古老的木制西式建筑。他本人曾在经营小菅修船场、高岛煤炭、引入现代技术、推动日本工业现代化发展等方面做出重大贡献。

三池地区(福冈县&熊本县)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20、三池煤矿和三池港(三池煤矿宫原坑、三池煤矿万田坑、三池煤矿专用铁路、三池港)

三池煤矿1873年开始作业,1869年由三井接管,1997年闭山。而三池港则为煤炭的装运港口。其中三池煤矿万田坑还曾为电影《浪客剑心》的外景地。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21、三角西港

由明治政府修建,是港湾修整的一部分,1887年开港,由荷兰人米尔德设计。石砌码头、道路、排水渠、石桥等保留至今,也是日本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明治时代的港湾。1889年港口被确定为大米、小麦、面粉、煤和硫磺的出口中心。在三池港修正前曾为三池煤矿的煤炭装运港口,1893年开始的9年时间里向上海等地输送煤炭。1899年,九州铁路的终点站设在了今三角东港附近,导致三角西港日渐没落。

八幡地区(福冈县)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22、官营八幡制铁厂(八幡制铁厂旧事务所、官营八幡制铁厂修理厂、官营八幡制铁厂本部旧锻冶厂)

明治二十年代钢铁需求急剧增加,受此影响,八幡制铁厂开始修建,由德国Gutehoffnungshütte公司设计并进行技术指导。八幡制铁厂不仅为日后的日俄战争(日本称日露战争)提供了大量军用物资,也为整个日本军工和重工业发展奠定了稳固的基础。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

23、远贺川水源地泵站

建成于1910年,从远贺川上游取水,为八幡制铁厂提供生产钢铁的工业用水,为英式红砖房。

曾遭多国反对

日本政府2013年正式确定“明治申遗”时间表后,韩国便多次通过外交途径向日本提出抗议,理由是不能将带有殖民痕迹的遗址堂而皇之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日本执意于2014年向教科文组织提交申遗资料。

今年5月4日,日本文部科学省文化厅宣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咨询机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已将“日本明治时代的工业革命遗产·九州、山口及相关地区”的23处设施列入申遗“建议名单”。

由于申报的遗址中有多处在二战期间使用了中国、朝鲜半岛和其他亚洲国家被强征的劳工,日本的“申遗”工作因涉嫌为日本近代殖民与侵略史“正名”而受到非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5月也对于日方的明治申遗项目表示反对,认为日本在多处设施中使用了来自中国、朝鲜半岛以及其他亚洲国家被强征的劳工,是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罪行。而韩国总统朴槿惠5月在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总干事的会谈总也强调了反对日本申遗的立场:“这是一次逆历史潮流的申遗,会为国家间带来不必要的分歧。”

暗藏玄机

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工业遗产”申遗项目,但其中却暗藏玄机。申遗过程中,安倍政府显然故意隐瞒和歪曲其中涉及的侵略历史,企图将近代以来的日本发展轨迹视为救亡图存和解放亚洲民族,借助申遗往脸上贴金,从而使自己美化侵略历史的“底气”更足。

部分遗址曾助日本侵略扩张

在这些遗址中,有的确实建造于明治维新之前的幕府时代,例如韮山反射炉、集成馆等,但更主要的项目建于明治维新之后,与日本在明治时期以及此后发动的一系列侵略战争密不可分。

这一申遗项目还包括位于福冈县境内的“旧官营八幡制铁所”。它用甲午战争赔款兴建,二战前是日本最大的国营钢铁厂,在日本侵略扩张历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还有,项目中的“三菱重工业长崎造船所”。这个造船厂建造的神风型驱逐舰“白露号”参加过1937年淞沪会战,战列舰“雾岛号”曾偷袭过珍珠港,战列舰“日向号”、“武藏号”更曾是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旗舰,而“天城号”,则是截至目前日本乃至世界最后一艘在战争期间毁损的航母。

日本右翼势力至今仍将甲午战争视为文明对野蛮的胜利,将为争夺中国东北权益而发动的日俄战争的胜利视为鼓舞了亚洲民族起来推翻西方白人的殖民统治,从而将自己塑造成亚洲民族的解放者。所以,为明治时期的工业遗产申遗,夹带着所谓日本面对西方列强压力奋起反击并最终帮助亚洲民族独立的思维。

隐瞒侵略思想

另外,该项目还打着“工业遗产”的旗号,为日本近代侵略扩张的元凶树碑立传。申报的遗址中还包括山口县的松下村塾。松下村塾因其建立者、长州藩(现山口县)武士吉田松阴而知名,其侵略扩张思想以及“草莽崛起”、“一君万民”等理论至今仍被右翼势力奉为圭臬。明治维新时期日本的很多关键政治家,如甲午战争元凶、第一任韩国统监伊藤博文和甲午战争时日本陆军第一军司令官、号称“日本陆军之父”的山县有朋等人都是吉田松阴的弟子。

申遗成功

6月28日至7月8日,第39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在德国波恩举行世界遗产大会。由于韩日未能就“是否将‘强征朝鲜人劳役’一词写入申遗材料和简介中”达成一致意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4日宣布,延迟一天审议“明治申遗”,再给韩日两国一些时间协调立场。

5日,第39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简称世界遗产大会)决定将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虽然世界遗产大会发表的有关评审结果的文件正文并没有提及日本曾强征朝鲜半岛劳工的历史事实,但文件以加配注解的方式“间接反映”了有关史实,与此同时,日方“口头承认曾强征朝鲜半岛劳工”。

韩国外交部长官尹炳世5日在外交部办公大楼举行记者会表示,韩国政府贯彻落实“如实反映史实”的方针,值得肯定的是,这次韩日通过对话解决问题。韩方的忧虑充分被反映到这次日本近代工业设施申遗的过程当中,这是韩方通过外交努力取得的来之不易的成果。以此为契机,希望韩日关系发展能够形成良性循环。

尽管“明治申遗”获得通过,一些韩国媒体仍有些不甘心。韩国《文化日报》认为,该遗址是“太平洋战争的工具”,这样的地方摇身一变成为世界遗产,不符合世界遗产的标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