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已经出版了许多极具影响力的作品集,显现出他作品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从早期“挑衅”时期出版的模糊的、颗粒粗化的影像,一直延伸到更为经典的城市题材以及主观意识更为强烈的系列。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第一次以英语出版的《远野物语》也是其中的一本。书名源自日本乡村的神话传奇,属于非故事形态的双折画样式,以其具有创新意味的风格特征让人联想到早期的乡村怀旧风景。当然,除了文字之外,还有摄影家自己的陈述,让读者对他的创作实践和创作思路有更为清晰的认识。30年后重新审视这本原先由日本出版的画册,依旧可以感受到一种异想天开的视觉力量,理解这位世界上最具原创和革新思想之一的摄影家。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好友陈景文推荐的这本画册的开本仅仅为小32开本,比当年的毛主席语录大不了多少。一上来就是七八幅彩色的画面,色彩暗淡,影像模糊,隐约开始了一段怀旧的旅程。接下来是摄影家的一小段自述: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谁没有一个返回的“家乡”,谁都有一个“家园”的梦,就像是一个贪婪的孩子不顾一切想要得到更好的结果,然而“家乡”的理念实际上是一个虚无的乌托邦,由童年时代无数记忆的碎片所组成。有时候就像是一片“原始的风景”。我曾说令我最无助的就是将“远野”作为我家乡之梦的化身,那只是仅仅存在于我的想象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接下来便是黑白的图版,黑底横构图,两两对应的双折画,不仅怀旧,而且伤感。图版后有摄影家长长的自述,分为:“为什么是远野”,“去远野”,“在远野”,以及“另一个国度”四个章节,回顾了他当年的心路历程以及当下的心情。此外还包括两篇评论和介绍文章。我们先来看SIMON BAKER在题为《又在路上:森山大道的远野物语》一文中是如何说的——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作为一位摄影家的实践始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曾经受到早期一些著名的摄影家的影响,如东松照明、细江英公等。东松照明尤其对他的灵感刺激很大,包括东松照明一系列具有突破性影响的创作如《长崎》、《嚼口香糖和巧克力》以及《冲绳》等,这些作品涉及到了原子弹在日本的爆炸,美军占领日本并且进入冲绳等事件。后来东松照明还出版了经典的《新宿》,直指东京的心脏地区,并且形成了独有的风格。森山大道许多早期的作品,尽管或多或少以不同的方式和收养过他的城市如东京相关联,但是大多数都得益于旅途中的灵感。在开始于1969年为一系列杂志拍摄的系列作品《搜寻旅途》中,森山大道沿着不同的线路,从东京出发并且拍摄。当时的森山大道这样描述说:在这条长长的灰色道路上坠入爱河,如同一位善感的女性,……仿佛带照相机的猎手,我步行在国家的高速公路上。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当时的实践,不管是在城市还是离开城市,都是对日常生活诗意感受力的提升。他从黎明开始拍摄直到黄昏,拍摄旅馆床边偶遇的某一张桌子,或是透过列车的火车、卡车、汽车乃至各种顺风车的拍摄。《远野物语》拍摄于1976年去远野(远野是位于日本岩手县的内陆城市,最为有名是关于河童和座敷童子的远野民话)的途中,也是他旅途摄影中连贯的一部分,同时也可以看作为回归经典摄影语言的过程——尤其是他经历了在1972年“告别摄影”时期极端的抽象和革命性的实践之后的回归。《远野物语》也许是对清澈和明了的摄影语言的轻蔑,更追求偶然性的战略,具有“告别摄影”之后明显的转变痕迹。实际上在《远野物语》中许多并置性的画面,原先在拍摄时就是这样并联的,也就是在拍摄时森山大道早有成竹在胸。与其说事实上构成了一种蒙太奇的效果,还不如看作是一种精神上漫游的复杂呈现。也许这时候森山大道联想到的,就是他最为著名的影像——自己就像是一只流浪狗。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和森山大道后来有比较明确区域性的拍摄(比如不久后拍摄但是迟至前几年才出版的《北海道》)相比较,《远野物语》也许是森山大道在70年代最具有诗意并且最为忧伤的出版物。这次英文版的出版以及添加的文字,再一次探寻了摄影家永恒的“在路上”的命题。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森山大道英文版的《远野物语》》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