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一个日本翻译家眼中的莫言

莫言的许多著作早已被翻译成各种文字出版,受到不同国家读者的喜爱。而在诸多版本中,莫言作品的日文版本又是最多的,他的作品在日本的流传离不开翻译家的努力。

8月13日,莫言大部分作品的日文版译者吉田富夫来到上海思南文学之家,携新书《莫言神髓》与中国读者分享了他与莫言的宿缘轨迹。

吉田富夫是莫言大部分重要作品的日文版译者,他也翻译过鲁迅、叶子、茹志娟、贾平凹、李锐等中国作家的大量作品。《莫言神髓》一书收录了吉田富夫从一个翻译家的眼光和感触出发撰写的关于莫言及其作品的文章,同时也收入莫言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演说和在日本的几次文学演讲。同时通过讲述他与莫言的交往,呈现了一个日本翻译家眼中的莫言形象,也从一个侧面阐述了以莫言为代表的中国文学由汉语进入日语世界的过程。

“我首先要和大家道歉,这本书既没有‘神’、也没有‘髓’。我只是把自己和莫言文学打交道的过程写了出来”,已经80多岁的吉田富夫有些腼腆地和读者说,“我出生于1935年,虽然不仅和1955年出生的莫言有着20年的年龄差距,国籍、成长经历都不同,但我俩认识的15年来,似乎从未意识到有多大的差距。甚至随着相识时间的增长,感觉到我们俩之间有着同为农民后代的某些共同点、有着同样的做人的状态”,吉田富夫介绍说。《莫言神髓》一书,既不是作家论也不是文学论,只是一位描写中国农村题材故事的中国农民作家和一位在日本农村长大的中国文学研究者之间的故事,只是他这个日本译者眼中和莫言之间的宿缘轨迹。

1965年秋天,吉田富夫作为日本汉学家代表团队员第一次来到上海。“由于当时南朝鲜韩国对日本采取了警惕政策,我们坐了4天的货轮才得以靠近上海码头,这是我个人和中国大陆接触的开始,也开始对中国当代文学进行研究和学习。新时代涌现了一批新作家,王安忆、贾平凹等。我首先翻译的大部头作品就是1994年贾平凹充满争议的作品《废都》,我将《废都》翻译成上下两册”,吉田富夫回忆。

当时正值日本出版界经济萧条时期,大多数出版社不愿意出版中国的文学作品,按照日本出版社的估计也许能卖掉二千本就已不错。

然而《废都》日文版的面世,在日本引起了巨大关注,五万套的销量让当时的报纸新闻、时事热议都在讨论中国新文学,也掀起了第一波中国文学在日本的热潮。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吉田富夫开始关注莫言,“我觉得《丰乳肥臀》说出了中国农民的真话,太值得被翻译。但同时感觉如果是生长在城市里的汉学家翻译得应该不好,他们不了解农民的世界,请原谅我的自大”。

《一个日本翻译家眼中的莫言》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