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小娱探访Anime?Japan看日本动漫业,中国动画靠日本“转型”真的靠谱吗?

过去一个月里,B站在主流媒体面前刷了一通存在感:与腾讯未来两年内合作20部动画,在Anime Japan 国际动漫展出现并带来《狐妖小红娘》、《山河社稷图》、《银之守墓者》等多部参与投资的动画项目。

小娱也参与了Anime Japan,对日本的动漫展会有了一些新的了解,比如就算是规模最大的Anime Japan,比国内的Chinajoy在排场上也是差距甚远的,甚至不少参展商连大屏幕都没有,就一些纯展架和图册。而日本的showgirl,时薪只有1500日元(85人民币),不但远低于国内showgirl,而且她们几乎没有走红的可能。在这个展上,各路垂直的偶像男团、女团才是聚光点,粉丝团应援舞的气势和疯狂程度,一改日本人安静、谦逊的气质。

《小娱探访Anime?Japan看日本动漫业,中国动画靠日本“转型”真的靠谱吗?》

另一方面,“市场紧缩”的日本仍然有大量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比如Anime Japan的现场秩序,嘉宾互动,主持人的素质等等,还有日本出神入化的变现能力:日本的二次元氛围真的强的超过想象,展会上四分之一的站台都在卖周边,几百人排着长队等待买限定款;秋叶原上遍布宅物,给宅男们准备的女仆咖啡馆分为萝莉、女王、艺妓、机甲等不同的风格,甚至还有颇让中国人敏感的“皇军系女仆”。

虽然本次有两家中国企业参与了Anime Japan,但日本主流普遍认为中国动画公司“只做盗版”“制作粗糙”。只是,他们如今慢慢接纳了中国企业,也让B站带来了大量作品,日本民众也对中国动画公司不那么抱有敌意。

但面对市场越来越紧缩的日本动画市场,以及日益繁荣的中国动画,中日合作能有想象中那么健康吗?经过小娱在日本的探访,或许,这个结论下的还太早了。

参与制作委员会也是哔哩哔哩的未来?

《小娱探访Anime?Japan看日本动漫业,中国动画靠日本“转型”真的靠谱吗?》

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动画和日本动画的合作加强,有几部动画都有着日方参与的影子,比如《从前有座灵剑山》、《龙心战纪》。并且背后有一个关键词,就是“制作委员会制度”,《从前有座灵剑山》背后的灵剑山制作委员会由腾讯动漫、Studio DEEN、绘梦动画组成,《龙心战纪》则是由爱奇艺、GREE、羚邦、东京电视台四家组成。

在腾讯未来的计划里,还将进一步深入制作委员会制度,腾讯将与集英社、Studio Pierrot及读卖电视台联合组成制作委员会,共同制作《宇宙警探》。

哔哩哔哩也有类似的计划,据哔哩哔哩日本的负责人老A透露,哔哩哔哩也会大量进入日本动画的制作委员会制度!首先会从泡面番开始。

泡面番在国内动画并不是主流,但是泡面番有自身的独特优点:制作成本较低,制作时长较短,能够支持大量更新;内容短小,适合中国上班族利用碎片时间观看;题材和内容也比普通动画稍轻松一些;对前期中期的要求较低,泡面番是符合现在动画市场的产物。A站总编辑刘炎焱也曾说过,泡面番的存在让动画变现成为了可能。

在老A看来,大量投资泡面番很可能是为了积累经验,“虽然我们很有信心,但是我们自己也觉得经验不太够,多积累一些经验大家做,也能给用户提供更好的、能满足他的爱好的作品。”

在今年四月番版权战中,我们能看到一些端倪,在20多部购入版权的正版作品中,泡面番就有六部,可见哔哩哔哩对泡面番的偏爱。

为何哔哩哔哩能获得Anime Japan芳心?

《小娱探访Anime?Japan看日本动漫业,中国动画靠日本“转型”真的靠谱吗?》

这一次参与Anime Japan,对哔哩哔哩日本部来说,效果比想象中的好得多,“去年展会面积只有今年的三分之一,而且我们位置也更好了,今年加上了直播间,在日本粉丝之间非常有人气”,当然,反对的声音也不是没有“内容比较挑剔的人特别挑剔,比如追一个片,一定要追自己喜欢的导演,自己喜欢的声优,对于这种人来说,有外国资本参与的话,会觉得稍微有点奇怪的感觉,但是还不至于让他们觉得不痛快”。

为什么受到日方包容的偏偏是哔哩哔哩?可能因为B站是国内视频网站里最懂,并且是最积极拥抱的一家了。

B站的起点就是一家有着二次元烙印的弹幕网站,B站的资深用户不会像其他视频网站那样对“日本”有着较高敌意。2015年,B站在日本成立日本分部,B站日本分部的许多员工也在日本居住多年,和日本很多动画公司都有着良好的关系,对日本动画市场本身也有着通透的认识。

很多日本部的员工到日本十几年了,虽然许多之前是做的别的行业,但是本来就喜欢这些东西,在这个行业的话,他们会有自己的人脉,有声优的朋友,动画制作公司,制片人的朋友,游戏方面有游戏制作人、游戏设计,游戏美工的朋友。因此,如果是制作委员会的话,他们有能力做到找到日本知名动画监督,日本知名动画公司来组建制作委员会。

同时,在日本市场发出B站的声音也是B站想要的,B站董事长陈睿在B站展台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参展旨在展出B站为了推动国产动漫崛起而参与出品的一系列项目,向国际文娱产业传递来自中国的声音。

未来,中日合作不见得很乐观

《小娱探访Anime?Japan看日本动漫业,中国动画靠日本“转型”真的靠谱吗?》

《小娱探访Anime?Japan看日本动漫业,中国动画靠日本“转型”真的靠谱吗?》

在中国对动画市场的普遍认知中,中国动画市场进一步扩大化,这种扩大化甚至会在整个亚洲区造成极大影响。

现在中国购入日本动画确实为日本动画注入了强心剂,前几天日本雅虎出现这么一种说法“支撑日本动画的是“中国市场”,日本有名的TV动画一话的版权费大约10万美元左右(约65万人民币),深夜动画一集7万美元左右(约45万人民币)。TV动画一话的制作费大约1300万日元左右(约78万人民币),换算下版权费都能让一部动画回本了”,《日本动画产业报告2014》也曾说过仅靠中国动画版权费就收回《暗杀教室》动画制作成本。虽然版权价格有夸大之处,但中国市场已成为日本动画“后援”一事应该不容质疑。

同时,日本动画制作公司也有低头为中国资本服务的趋势,虽然《从前有座灵剑山》制作水准远远不及同社同期出品的《昭和元禄落语心中》,但至少能看到日本大型动画公司与中国广泛合作的趋势。

但是在不少动画从业者看来,这样的合作救不了市场日益紧缩的日本。许多人认为日本目前虽然看似市场还是火热的,动画资深粉为动画花的钱更多了,但是愿意花钱的人变少了。

“愿意花钱的人少了”除了大众都知道的“少子化”趋势,造成少年人人数减少之外,还因为日本动画的趣味不如以往,萌系、性感作品大行其道,正统日本热血动画难觅踪影,不少普通人与死宅划清路线,年轻人手上的闲钱也少了,可能不会把钱放在动画之上。

在某个日本最大的对外经销商负责人看来,接中国订单的公司目前还不是日本一流的动画制作团队,“他们要么就是不信任中国公司,要么就是自己都忙不过来日本国内的订单。”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