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关闭偏远山区铁路小站的警示

《日本关闭偏远山区铁路小站的警示》

“发展小城镇是在浪费财富,向人口注定要流出的区域投资是不明智的。”这种想法……大有人在。

  上周,日本北海道一铁路站关闭,因为一个上高中的女孩儿而晚关了三年,令人觉得温情脉脉。其实背后还有残酷的一面,老龄化和大城市化会让农村和小镇经济持续萧条下去,中国小城市的命运也大抵如此。

这位叫原田华奈的高中生每天坐火车去上高中,家离车站远,每天还需要父母接送去车站。这5年来,乘客人数平均1天不到1人。当地接受采访的老人家也称已经很久不坐火车。

该站建于1947年,为了便于孩子上学,如今学生没了,关掉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日本政府一直主导经济发展,除了扶植财阀(这一招韩国也在用),日本还通过基础建设拉动经济发展,上世纪60年代的日本与现在的中国一样,基础设施投资风起云涌。

经济发展后,农村人口一直是净流出状态,大中小城市机会不均衡,人们往大城市或区域中心流动。

日本农产品(12.91-0.15-1.15%)价格高,这是因保护本国农业进行了补贴。不过即使如此,农业吸引力依然不大。

农村居住地围绕耕地分布,在中国华北平原,一个村庄和耕地的距离一般在两公里之内。农民像豆子一样平均分布,像是被土地捆绑了一样,一旦有机会挣脱就忙不迭离开。

北海道的农户也是如此,原田华奈所在的白泷村有1000多口人,原田的父母和其他50多人住在一个山谷平原耕地旁,并不在村本部,也是为了方便耕作。

2005年10月1日,远轻町、生田原町、丸濑布町合并新设成为远轻町,这是始自1999年日本政府“平成大合并” 的一部分,村镇的行政部门、医疗和福利机构被大量移至大城市或“地方据点都市”,一些地方铁路线被撤废。

其实质是,乡村和中小城市人口减少太快,原来的行政体系已无效率。

2014年的“增田报告”指出,到2040年日本近半数的自治体将有“消亡可能性”,这些村镇大多数分布在山区、离岛、北方冰雪地区等偏僻地带。

农村有可能大量消失,城市命运也各不相同。

日本很多影视作品都表明这一点,比如《入殓师》,从城市回到故乡的男主角找工作,故乡几乎是一座空城;韩国有些电影,男女主角青梅竹马,可是突然一方父母移居首尔,自此天隔一方。这就是人口向大城市转移。

感动日本的《一碗阳春面》的故事背景地在札幌,是北海道行政中枢,札幌有190万人口,占北海道人口的三分之一。

札幌1955年只有42万人,人口一直高速增长。札幌作为区域中心,吸收了很大一部分北海道转移人口。

类似情况在中国也存在。中国乡镇曾经是区域中心,但在10年前已基本停止发展,人们的消费已绕过乡镇,甚至连四线城市发展也很慢,尽管建有不少房产,但很多华北平原四线城市房价只有2000-3000元/平米,这表明土地成本很低,当地赚钱机会太少。

三线城市还生机勃勃,在东部地区这些城市大概间隔不到100公里就有一个,一般是地级市所在地,人口已有上百万,对周围具有辐射力。

从长远看,伴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三线城市虽然目前发展不错,但因辐射区域有限,一部分可能会人口减少,发展小城镇是在浪费财富,向人口注定要流出的区域投资是不明智的。

还是回到文章的开头吧,原田华奈将去日本东京上学,毕业之后她有很大概率留在城市。她是那个居住点唯一一个年轻人,那个居住点将没年轻人了。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