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和式建筑如何体现人际关系的深意

“间”源自“空间”,当然“间”意识首先反映在空间造型艺术上,如三维的建筑设计等。日本人独特和浓厚的“间”意识,在传统的和式(或称“和风”)住居里,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体现和渲染。

上古绳文和弥生时代日本人的住居原型,根据考古学家比较一致的意见,为“竖穴式”住居,即在地面掘出圆坑,中间置一火炉,周围竖起立柱,屋顶铺盖茅草。弥生时代引进稻作和铁器后,“高床式”的竖穴居开始普及,即使用原木地基地板,高出地面,回避雨季浸水引起的泥泞潮湿,使生活作息和农作物储藏得以保持干燥清洁。

飞鸟时期(592-710)大陆中国和朝鲜半岛的住居样式开始传入日本,尤其是奈良平安时期(710-1184),照搬大唐建筑样式,如当今建筑术语中留存的“唐户”、“栈唐户”、“唐破风”、“唐门”、“平唐门”等,可见其亦步亦趋的程度。

其后“国风”昌盛,本土意识崛起,“和式”风格得到全面推崇,但抵宋明间,华夏之风对日本建筑仍具不小影响,如“大佛样”、“禅宗样”等,就是镰仓时期(1185-1333)以后的仿制样式。

如果说在平安贵族间风行的“寝殿造”样式对大型建筑如皇居、官邸、屋敷等影响重大,中世武士普遍居住的“武家造”,通称“书院造”,是“寝殿造”的素简版,为后世一般民居的前身,本文探讨的和式住居就来自此一样式。

传统和式住居最大的特点就是对“间”的处置安排,以及从中体现出来的设计理念和审美意识。中国人习惯把住居的房间叫“堂”叫“室”,所谓“登堂入室”,重视其归至和休憩的目的。日本人大凡称“间”,所谓“间取”、“间合”,重视其间隔和用途。日本本土的神道教相信神祇与人类杂居在同一世界,住居对原始的绳文人来说,大概在遮蔽风雨之外,更是为了避让“神灵”,以及躲避“怨灵”和“恶灵”,住居就是将人的世界与“灵”的世界分隔开来的空间。

和式住居初眼最明显的特征是“长轩”和“深庇”,即屋檐非常突出,在屋内与屋外之间,罩出一个暧昧的空间,从屋外看属于屋内,而从屋内看又属于屋外,形成一道内外过渡的空“间”。住居入口叫作“玄关”,源自《老子》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把“玄学”之道,喻作“登堂入室”的门关,其隐喻性就昭然若揭了。“玄关”原本在镰仓时代称呼禅宗寺庙的山门,江户时期一度禁止庶民使用,明治以后在民间逐渐流行。常常只有半叠空间的“玄关”,却是居住者“内”与“外”最重要的境界线。境内与境外,实施双重标准。

进入玄关,首先就是脱履,从“土足”(又称“下足”)换成“素足”(又称“上足”),从“不净”转成“净”,所以有日本学者称一道不足几厘米的“玄关”之门,其实是日本人意识和行为方式内外之别重要的“通过礼仪装置”。

《日本和式建筑如何体现人际关系的深意》

点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