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日本,上日本邦

日本人是这样骂人的

《日本人是这样骂人的》

不少人认为,日语是“经过净化的优雅语言”,因为它有体系完整的敬谦语,固定的“骂街词汇”相对偏少,而且这些咒骂通常“语气温和”。有研究认为,日语中常用的侮辱性词汇在20-30个左右,而且因为人们“碍于面子不愿使用”,有逐渐消亡的趋势。不过,有西方学者指出,其实一些日语词汇在日本文化环境中的“杀伤力”远超外国人的理解。现实生活中,日本人温文尔雅,而在特定场合,比如在通过对骂来祈福的节日(悪態まつり)上,则相互“破口大骂”,绝不留情。

■“八嘎”(バカ,写作“马鹿”)是世界公认“日本国骂”

在日本被公认的“国骂”之一无疑是“八嘎”,指人智商低下(頭が弱い)、白痴(間抜け)、混账(ろくでなし)等。在关西则常以“阿呆”(アホ)代之,多数日语言学者认为,“八嘎”的读音源自于梵语“愚蠢之人”的日语音译,而其汉字写法则来自中国古代典故“指鹿为马”,包含愚弄他人之意。“八嘎野郎”过去是日本人张口就来的骂人话,现在被认为“有点过时”。在今天,“马鹿”和“阿呆”很多时候已经成为日本人亲友之间善意嗔怪,轻松调侃的话语。不过在工作环境和正式场合,这话还是会被认为具有一定侮辱意义。今天的日本人倾向于采用意义更宽泛、使用更灵活的“变态”、“无常识”和“不可理喻”等词汇来质疑对方智商,表达不快。

日本人“恶言恶语”另一重要来源是污秽、丑恶的东西。其中垃圾(ゴミ)、大粪(くそ)、渣滓(かす)等最常用。“粪”与其他咒骂词汇组合又产生新的骂人话,比如“くそやろう”(写作粪野郎。野郎意为小子,合起来意为混账家伙)、“へたくそ”(大笨蛋)等。重视“形美”导致日本人针对外貌的侮辱性说法很多,譬如有一些日本评论家形容前首相小泉纯一郎“长相怪异”,讽刺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老残病丑”,而讽刺女性外表则用“萝卜腿”(大根足)、“平胸”(ぺちゃぱい)等词。

《日本人是这样骂人的》

■“虫子”和“鱼”是骂人话

在日语中,除了使用率较高、咒骂力度较强的“禽兽”一词外,虫子是最常用来表达贬义的一种生物。比如“泣き虫”(爱哭鬼)、“弱虫”(胆小鬼)等骂人话皆出于此。日本人喜食的鱼类也是各种轻蔑性称谓的来源,如表示乌合之众的“杂鱼”一词,表示人很蠢笨的“章鱼”。

相对于带有性意味的侮辱,“杀死你”、“踩他”或者“宰了他”等包含“死亡”的咒骂在日本人看来更有气概,也更直截了当。在观看激烈的体育比赛时日本观众常常这样骂。

■对骂驱散恶灵

不少分析认为,日本人说脏话相对“言拙”,与其说是教育与素质问题,不如说是纪律和等级观念强制下的自我压抑。历史上,12世纪的镰仓幕府就在《武家法》中设定了所谓的“骂人罪”,在太平洋战争失败后,为了“整肃社会”,日本政府也曾专门立法惩戒说脏话的行为。而在今天,为了不成为“打破习惯的那一个”而遭到社会群体“无声的惩罚”,日本人在社交场合对脏话基本避而远之。有日本社会学者指出,在不快和压抑的情绪支配下,不少日本人并不习惯用语言宣泄,“他们通常是从愤怒的眼神一步跨越到激烈甚至致命的报复”。

不过,一些传统宗教习俗依然为日本人宣泄情绪,甚至相互对骂保留了空间,如被称为日本三大“奇特祭典”的“恶态祭”在日本的岛根县、枥木县、茨城县、长野县等一些城镇至今仍存在。这些祭典多举办于年初或年末,人们彼此“对骂”,借此“驱散恶灵”,一般认为,如果能“骂倒别人”,那么就能有好运。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